周铭的黑色轿车行驶在去往哈佛大学的公路上,道路两旁的树木在不断的倒退,林慕晴就坐在周铭身旁。∷,

  “我认为刚才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的话周铭你还是有必要听听的,毕竟是你把他们救出来的,有了这件事,你和他们之间就并不再是纯粹的利益关系了,他们也真是为了你和为了现在的形势所着想的。”

  林慕晴对周铭说:“就连周铭你自己都说,在你提起对那四十五家投资公司的诉讼并索赔千亿以后,整个棋局就已经快要进入收官阶段了,但据我所知收官阶段也是非常重要的,因为如果这最后的官没有收好,那么之前的一系列布局和其他的努力就都会付之东流,这是你所想看到的吗?”

  “而且,”林慕晴接着说,“我们和那三大家族的联盟并不那么牢靠,他们三家和亚当斯家族共同主宰布莱顿财团已经两百年了,这么长的时间里什么风浪会没见过?就算他们之间因为某些问题产生了分歧,但终归放到布莱顿财团里,他们还是一体的。”

  “现在周铭你帮他们从亚当斯家族手里夺权,他们会鼎立支持你,可是当局势一旦明朗了,他们还会那样支持你吗?还是会想尽办法把局势掌握在自己手上呢?”林慕晴说。

  周铭知道,林慕晴现在所说的这些反问,就是刚才在酒店的时候,童刚李成还有伊尔别多夫说过的话,周铭不是不知道这是他们的肺腑之言,也不是想不到现在的形势。甚至于周铭的理智也在不断的提醒他,要是放弃这边去帮林慕晴的姨丈姨妈去找唐然,绝对是一个愚蠢的做法,可隐隐周铭却总觉得有个声音在告诉他,这个事情他应该去做,为了唐然也为了林慕晴,为了自己身为一个男人。

  然而这些话周铭却并没有办法对林慕晴解释,他只能退而求此说:“慕晴姐,你说的这些我都懂,我也并不是一个不顾全大局的人,不过眼下我们还是要去爱德华那里,听听州长先生找我有什么事,其他事情等我们回去再说吧,或许州长先生要给我一些新任务让我无法脱开身也说不定。”

  “现在也只能这样了。”林慕晴无奈的叹了口气道,不过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给周铭吓出了冷汗,林慕晴疑惑的看着周铭说,“真不知道周铭你为什么那么执着要去找然然,连我这个表姐都没你那么紧张,就好像她是你女朋友一样,太奇怪了。”

  “或许等我找到她以后,她会很感激然后要嫁给我也说不定。”周铭打着哈哈说,换来林慕晴没好气的白眼。

  见林慕晴没有继续纠结下去,周铭这才松了口气。

  周铭坐车继续往哈佛大学的方向驶去,这是爱德华州长的安排,刚才酒店的时候,周铭和林慕晴还有童刚李成伊尔别多夫聊天时,突然接到了爱德华的电话,他说有重要的事情找周铭商量,关于起诉的,因此要他尽快去到哈佛大学见面,他由于行程安排今天会在那里。

  约摸一刻钟以后,周铭的车到了哈佛,直接开进了哈佛北院一处幽静的教堂,这是爱德华安排的地方,说在这里进行礼拜,顺便一起商量事情。

  周铭和林慕晴通过门口的检查走进教堂,里面非常清净,天主唱诗班在台上梵唱着,就只有州长爱德华、哈佛校长劳伦斯和洛威尔家族族长路易就坐下下面靠后的位置,他们双手合十似乎在祷告。

  周铭没来过教堂,但也看过很多国外的电影,因此他并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的走过去最后坐在了爱德华身边。

  过了好一会,爱德华才睁开眼睛,他转头看向周铭问:“你不做礼拜吗?”

  “据我所知,今天好像并不是礼拜天,而且我们的信仰或许也并不相同。”周铭回答。

  “那你应该庆幸,现在并不是在四百年前,否则你就是教会所敌视的异端,是要被绑上火刑柱的。”路易开玩笑道。

  “不愧是过去法兰西帝国的王室,看来你们过去也没少干过这种事情吧。”

  调侃了一句,周铭随后问:“不过今天我可不是来和你们讨论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的,相比这个,我更有兴趣知道你们究竟找我有什么事。”

  面对周铭这个问题,劳伦斯和路易都把目光集中到了爱德华身上,他才站出来对周铭说:“在说事情之前,我想先问周铭先生你一个问题,我知道你和你的律师还有布鲁克议员一起去了法院,并向法院递交了对加勒比等四十五家投资公司的诉讼请求对吗?”

  “当然,这不是我们都商量好的吗?如果你们想在这上面反悔我可是不答应的。”周铭说。

  “周铭先生请放心,既然已经决定好了的事情,我们是不会反悔的,只是我想先向周铭先生确认诉讼已经成功了对吗?”爱德华又问。

  周铭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,感觉爱德华的话有点奇怪,但还是回答道:“只能说已经提交了,成功与否还是要看后面的庭审辩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重生之商界大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神秘佛眼只为原作者方片2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片2并收藏重生之商界大亨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