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林中,楚红低着头,仔细地在草丛中寻找着消肿化瘀的草药。

  但是陆原的心思,却完全不在这里,脸上的伤痕什么的,他根本不在乎。

  他在山林中跑来跑去,这边看看,那边瞧瞧,希望能想起一些什么,对于这个世界,他就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,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了解的渴望,这不仅仅是本能,而且也是内心深处某种无形的指使。

  没多一会儿,他已经把楚红远远的甩在了身后,不见了踪影。

  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不知不觉到了山顶。

  眼前的景象一片开阔宏远。

  这不是孤立的山,这里是群山环绕的连绵山地,远处一座座山头林立,绿色地毯从这里一直铺向远方。

  陆原站在山顶,久久看着眼前,慢慢的,他的目光黯淡下去。

  他依然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
  眼前的景象,是那么的陌生。

  他带着失望,慢慢的走下山顶。

  和上山时候到处跑到处看不一样,现在他只是低着头,心里莫名的惆怅。

  但突然,他心里一动。

  眼角似乎看到了某种东西。

  绝对和这个山林格格不入的东西,就挂在不远处的树枝上。

  走得近了,陆原脸色也变了,紧接着,他差点没忍住呕吐起来。

  那是一只手,残肢,触目惊心的挂在低矮的树枝上,连带着皮肉耷拉在那里,断口参差不齐,看起来这断手就像是被硬生生从身体上撕扯下来的,陆原似乎都能听到当时候那种惨叫声了。

  血已经干涸了,树下的草丛上也可见斑斑血点。

  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,怎么会有断肢?

  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

  死者是谁?

  难道是竹里馆里的人?那也不对,馆里并没有人失踪啊。

  陆原目光又是一动,他小心的伸出手,在断手上摆弄了一会,小心翼翼的取下了一个东西,那是断肢上的手镯。

  手镯是黑铜色,看起来比较古朴,似乎有很久年代了。

  陆原小心的把手镯带在自己手腕上,轻轻抚摸着手镯,他心里涌起一种哀伤,不知道这手镯的主人生前遭受了多大的痛苦。

  然后他把断手取下来,小心的给埋起来。

  不管怎么样,入土为安。

  “小蝶,小蝶!”远处传来楚红的声音。

  陆原只好匆匆离开这里。

  “小蝶,你去哪里了,这草药我都弄好了,快敷上吧。”楚红把好几种草药放在嘴里咀嚼成泥状,然后涂到了陆原脸上,她动作很轻柔,也很仔细,给陆原敷药的时候,她看起来全神贯注的,“记住了啊,以后你尽量离余燕远一点。我感觉她不喜欢你。”

  “她这样子,你和青竹师父为什么不管管她呢?”陆原说道。

  “也不是那么好管的,余燕的身份不一般。”

  “身份不一般?”陆原仔细的品位这句话的意思。

  “她是半个仙族。”

  “仙族?”陆原只觉得脑袋里好像有什么被惊到了,虽然自己从来没听过这个词,但是一听到这个词,他却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。

  “听说是有个仙族的女子,来到下面,和凡人生了孩子,后来那女子的家族知道了这件事,把凡人杀了,把仙族女子带走了,只留下孩子在人间,师父抚养了她,就是余燕。所以,你最好远离她,让她看不到你,不给她找你麻烦的机会。”

  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陆原点点头。

  楚红给陆原把草药都抹好,“走吧,我们也该回去了,你刚才说你要见师父,问她一些问题的,那我带你去见她吧。”

  两人回到竹里馆,楚红就带着陆原去见了青竹。

  “小蝶,你要问我什么?”青竹问道。

  “师父,我忘记了我从哪里来的了,也忘记我是谁了,你能告诉我吗?”陆原也没有隐瞒,把自己想问的,都一股脑儿给问了。

  “你真的不记得了?”青竹仔细盯着陆原看了一会儿,又叹了口气,“可怜的孩子,一定是你来的路上遭遇了太多险恶,超出了你的承受能力,所以你失忆了,这也不怪你,毕竟在你之前,还从来没有一个人从你那里来到这里过,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迫不得已,你也不会来的,从你那里来到这里,一定是一个很曲折的经过。也难怪你会忘记很多事情。”

  “这样吧,楚红,这一段时间,你先教小蝶一些防身的功法,等小蝶学会之后,可以让她回家乡去看一看,也许她就能想起来了。”

  “是,师父。”楚红也显得很高兴。

  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陆原就在竹里馆里留下来了,和楚红学一些基本功法。

  就这样不知不觉,过去了一个月。

  “好了,小蝶,你学了一个多月的功法,虽然不至于脱胎换骨,但是自保肯定不成问题了,你这样回去师父也会比较放心,楚红,你送小蝶离开大山。”青竹说道。

  “是,师父。”

  “小蝶,你离开大山之后,就一直向东方走,一直走,直到有一天,你会看到一个城镇,你找到城镇上最破旧的屋子,那就是你来的地方了,你到了那里,一定会想起你曾经的一切的。”

  此时的陆原,已经和楚红分开了。

  他独自踏上了前往东方的小路。

  离开竹里馆时候,青竹师父的这段话,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。

  小路果然很漫长,陆原也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,也许有十几个日日夜夜,这十几天来,他从起伏不平的山区走到了平坦的平原,终于在一天早晨,他的眼前果然出现了一座城镇。

  缕缕早晨的青烟弥漫在城镇上空。

  看起来,是一个很祥和很闲适的小镇。

  陆原的心里也激动起来,很快就能解开自己的身份了吗?

  他虽然对自己的过去,一点都想不起来了,但是他总有一种感觉,自己的身份是一个极大的秘密,一旦自己弄清楚一切,这个世界肯定会发生一件大事。

  青竹说过,自己的家,就是这个小镇上最破旧的屋子。

  陆原在镇子上转了一圈,终于确定了小镇东南角的一个草屋,就是这小镇上最破最旧的屋子。

  小草屋很低矮,一共就两间,外面堆着一些破旧的瓦罐,看起来就仿佛是没人居住废弃了一样。

  陆原慢慢的走了过去。

  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心,跳的越来越快。

  这个小屋里,会是什么人?

  是否真的可以解开自己的身份?

  陆原一狠心,再不迟疑,直接就踏进了小屋里面。

  眼前黑乎乎的,毕竟刚从外面明亮的地方进来,不过,即使等陆原适应了小屋里面的光线,这屋子里面依然很昏暗。

  屋子里面很简单,可以说是很简陋,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,别说家具,整个屋子里连一块木头都没有,只有地上摆着一些简陋的陶器,角落里有一些破旧的被褥,中间是一堆柴火。

  但是陆原的注意力,却集中在了被褥上,那里坐着一个老人。

  “原原,是你吗,原原……”

  老人突然转向了门口,看着陆原。

  “你……”陆原仔细的打量着老人,希望能挖掘出记忆里熟悉的东西,可是他失望了,什么也没有,自己并不认识这个老人。

  “快来奶奶这里,让奶奶摸一摸。”老人在被褥上动了动,急切的说道。

  虽然不认识她,但是这个要求陆原也没有抗拒,毕竟自己来这里,就是来寻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财运天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神秘佛眼只为原作者陆原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原居并收藏财运天降最新章节